【西街观察】拿回扣的医生,不拿回扣的医改

这里是广告

近日,山西大同一家三甲医院医生自曝当医生十几年间,共收受回扣超过50万元,且医院领导也参与其中,引发舆论热议。目前,大同市卫健委已牵头组成调查组对相关问题进行调查。

自曝事件的主角是一个正值盛年的三甲医院医生,冒着葬送整个职业生涯的风险,揭开所谓行业“公开的秘密”,掀起一场舆论风暴,和以往曝光的此类医生收回扣事件相比,戏剧性更强,问题医院几乎一锅端。

收受回扣、小病大治、过度检查、过度治疗,这些同步附着在诊疗过程中的一幕幕,已是中国病人们去医院看病所面对的常态,对医患信任的损害不言而喻,也构成了日积月累的医患矛盾。回顾近几年频频曝出的暴力伤医事件,不难看出,在脆弱的医患关系中,金钱扮演了敏感的角色。

药品回扣的乱象并非一朝一夕,更不是个别省份独有。近一两年来,随着药品集采等改革措施的实施和医疗领域反腐的深入推进,医疗行业收受回扣空间缩窄,但在一些高值药品、耗材领域依然大量存在,而回扣的隐蔽性增强。

药品回扣不新鲜,以药养医,病根出在中国医生的专业劳动价值,还没有充分市场化,市场环境不成熟。医生的收入不够,往往回扣来凑。与大城市的大医院相对规范的管理不同,在很多普通的地方医院中,并不避讳医生的灰色收入。

那些为回扣辩解的声音,除了绩效工资很难反映医生的劳动价值外,还包括公立医院的创收压力,常常会进一步转移到医生身上。不少医生甚至认为,药品回扣是对医生被压低的薪酬水平的纠偏。

现实却是越纠越偏。不管这些医生是否拿了回扣,缺乏优厚待遇,缺乏病人信任,缺乏分级诊疗制度、责任保障制度,缺乏专门的医师协会来解决医疗责任问题,成为医生们集中的困境所在。

新医改政策落实,医保制度不断完善,正试图以科学的制度实现真正的纠偏。这些制度包括阳光集采的推进,灵魂砍价的“不留情面”,坚决提高医事服务费,重塑医生的职业尊严,同时让更多医疗开支可以纳入医保,让更多的患者受益。

多年来,不断攻坚的医疗改革被寄予厚望,以此理顺扭曲的医药关系,最大限度地帮医生解决一些“能解决”的问题,比如提高劳动价值,获得更高的收入和社会地位,让付出和收入无限趋近于各方满意的正比。毕竟,医生们一直在致力于解决一般人“解决不了”的问题,比如对抗疾病与死亡之间的每一次碰撞,疾病的不期而遇、治疗的不确定性、现代医学的风险与冒险……

北京商报评论员 陶凤

这里是广告,联系